教育 物理

我的「小城故事」:踏上紐西蘭高中的講台(上)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撰文者:蔡坤憲
發文日期:2017-08-06
點閱次數:83
  • 在這篇文章中,希望與大家分享我成功應徵到教職的故事,特別是紐西蘭學校挑選老師的方式,看看它和台灣的制度有什麼不同?
    01 - Tokoroa 小鎮

    托科羅阿(Tokoroa),紐西蘭林業、木材與造紙業的中心,人口約一萬四千人。托科羅阿高中(Tokoroa High School) 是我在紐西蘭正式任教的第一個中學。
     
    回想兩年多前,我剛修完教育學程時,漢米爾頓附近的高中只有兩個職缺:其中之一是口碑極佳的女子高中,我應徵了,但是沒有被錄取(只好默默地自我安慰說,因為我是男老師);另一所則是校譽甚差的公立高中,所以我絲毫沒有遞履歷的想法。

    至於會去申請托科羅阿高中的職缺,一來是因為這個位置不僅要能夠教授科學與物理,還要能夠教電子學。這恰好是我在台灣教學資歷的總和。其次,則是這個林木工業小鎮人物帶給我的親切感。記得在1999年,初次驅車南下,前往首都威靈頓,參加紐西蘭劍道協會的講習時,頂著南極吹上來的冷風,走進外帶小吃店,操練著不夠熟練的英語,點了炸魚跟薯條之後,又去買了一個睡袋。小鎮的店員們不僅努力了解我們的「台式美語」,甚至還給予額外的協助。而最近這些年,則是在去陶波(Taopu) 或納皮爾(Napier) 度假途中,必然會停下來用餐或加油的一個中繼站。這些年下來,店員當然都換人了,但是親切待人的態度卻絲毫未見改變。基於這些美好的經驗,我向這個離家約八十五公里外的小鎮高中遞出申請,並很幸運的被錄取了。


    ab93a4f9c1c50a579ba0536f412f9424紐西蘭學校招聘老師的過程

    紐西蘭學校招聘教師的方式,和一般公司招聘職員的方式很類似。學校若開缺,按規定必須在紐西蘭教育部的網站上公告。於法,學校不可以未經公告,便私下聘任教師。整個招聘過程,是由校長、主任與相關的教師共同主持,因而相當透明與公開。

    每所學校應聘教師的過程不太一樣,但是,大致的程序還算一致。求職教師從紐西蘭教育公報(Education Gazette) 上得知職缺訊息之後,聯絡該校的校長秘書。校長秘書會把相關的申請手續、制式表格,以及職位說明書(Job Description) 寄給有意申請該職位的教師。求職的老師填畢表格,連同自己的求職信(cover letter) 與履歷表,在截止日期前寄回學校,學校便開始進行第一階段的篩選。如果通過,就進入決選名單(shortlist),接著準備第二階段的篩選,也就是面談(Interview)。

    在面談之後,校長或副校長會打電話給推薦人,以口頭的方式確認應聘教師的人品、工作態度等問題;這應該算是最後一個階段,也就是決選。然而,托科羅阿高中的過程與他校略有不同。他們在審核資料的第一階段裡,除了求職信與履歷表之外,還需要一份推薦人的書面報告,並由推薦人直接寄給校長。因此,面談等於是決選過程。


    ab93a4f9c1c50a579ba0536f412f9424先把考題告訴你的面試過程

    在我很幸運地通過初選之後,學校寄給我一封信,詳細說明面談的過程:
     02 - 面談資料 部分
    在面談通知書,詳細地說明了面談的主題
     
    第一階段是和一位Year 12的學生代表面談。這位學生希望瞭解我為什麼想當老師,特別是成為物理或電子學教師的原因。此外,學生也希望知道我希望到托科羅這個小鎮服務的理由。
     
    第二個階段是和學校的科學教師面談,他們會詢問以下幾個方面的知識與經驗:

    ·      科學的本質(Nature of Science),以及相關的教學策略;
    ·      對於低年級學生(Junior) 的評量方式;
    ·      讀寫能力(Literacy) 的培養與科學課綱之間的關係;
    ·      如何在學校(特別是透過科學課) 培養學生的關鍵能力(Key Competencies)。


    在這個階段的面談裡,求職老師也可以詢問口試委員,學校目前有哪些教學重點(priorities) 以及相關的資源為何。
    第三個階段是正式的面試,是和負責課程的副校長(類似台灣的教務主任) 與學科主任面談,相關的議題是:

    ·      課堂管理(classroom management);
    ·      課外活動(Extracurricular activities) 與課程輔助活動(Co-curricular activities);
    ·      科學、物理等學科知識,與及相關的教學策略;
    ·      科學、物理與電子學的課程知識。


    在正式的面談之後,會有實驗室技師帶領面談過的教師參觀校園,以及介紹科學教學大樓與資源等。整個應聘過程,至此告一段落。接著,就是等待通知。通常,校方會在面談結束的時候告知應徵者,大約多少個工作天之後會給予通知。


    ab93a4f9c1c50a579ba0536f412f9424我的「小城故事」

    很幸運的,學校沒有讓我等太久,考量了所有應徵的人之後,當天下午便打電話詢問我,是否有意願到學校服務?而我,自然是一口便答應了!
    對我而言,這又是人生的一段新旅程;不論是初到一個陌生的小鎮,或是在紐西蘭學校裡執起「教鞭」。
    兩天後,我在自己的部落格中,留下這段文字,希望和在台灣所有關心我們的親朋好友與學生,分享我在紐西蘭謀職成功的喜悅:
     03 - 藍天、綠地、小朋友 FB
    藍天、綠地、小朋友(Tokoroa High School校園)
     
    2012 年底,12月3日,是我到Tokoroa 高中面談的日子,面談的過程十分順利。

    雖然在當時,我還不知道我會被錄取,但是,對於參與面談過程的一位學生、兩位資深科學教師、科主任、一位資深教師以及副校長,我都有蠻正面的感覺。
    當然,從求職者的角度而言,我們會想被錄取,也希望得到工作。不過,在我們還在修習教育學程時,大學裡的老師便提醒過我們,良禽擇木而棲,選擇一個你喜歡的工作環境是很重要的;一天八小時以上的工作時間,佔了半數我們醒著的時間,如果工作環境不如意,那可是件痛苦的事啊!
    在面談結束後、返家前,由實驗室技師帶我參觀校園,期間,我們巧遇校長。

    校長當然知道我是來應徵的新老師,而我先前已在網路上看過他的照片,所以,自然一眼就認出來他是校長。
    在握手、寒暄之後,他問了我是「哪裡人?」我說:「我從台灣來,目前住在Hamilton。」
    他接著問我:「你知道Teresa Teng 嗎?她是我最喜歡的歌星之一。」
    從這位庫克群島(Cook Islands) 後裔的校長口中聽到「鄧麗君」的名字,怎能不覺得意外與驚喜呢?
    我興奮地回答他:我當然認識她,她是擁有最多歌迷的一位華人女星!跟您一樣,我也是她的歌迷。

    當時,我心裡其實大約「停頓」了一秒鐘,才把Teresa Teng與鄧麗君小姐的芳名連在一起!因為真的是太叫人意外了!在我真正到校服務之後,才深刻體會到,這所學校在校長福特先生(Mr. Ford) 的帶領下,所展現出來對自身毛利與庫克群島文化的重視,以及多元文化的包容與尊重,實在值得學習。
    接下來的篇幅,包括下一期的專欄,要從我與學生的面談開始,與大家分享我的回答與想法。
    為什麼會想要當老師?

    對於這個提問,我心懷感恩地回答:因為我有遇到好老師!
    接著我跟這位Year 12的學生代表,分享了自己求學的故事。我告訴他,在我生長的年代,國小畢業的暑假,會有一次智力及學科知識測驗。這個測驗的結果,會決定上國中之後是編在「好班」或「壞班」上課。不知是幸還是不幸,我被編入所謂的「壞班」。幸好,對我後來的學習影響甚深的班導師,是位充滿教學熱忱的年輕女士。我還記得,在第一次段考成績公布之後的某個下午,我正好是最後一個收完書包,準備離開教室的學生,班導師攔住我說:「你這次考試的成績看起來雖然還不錯,不過,我相信,只要你肯努力,訂下合理的目標,按部就班,下次一定會更進步的。」

    當時,我感覺自己因此學會了訂定合理的目標,以及按部就班的重要性,我的成績也因此而有進步。然而,在我年紀稍長之後,才懂得這段談話的真正價值在於:老師對學生的信任與期許!也就是所謂的「比馬龍效應」,翻譯成紐西蘭教師的專業術語就是:High Expectation。因此,我也希望自己成為一位像我的班導師一樣,對年輕人有影響力的好老師。

    至於成為物理老師的原因,我很誠實的跟這位學生代表說:「因為我在高三剛接觸物理學的時候,感覺是既聽不懂也學不會!」看他一臉的驚訝,於是我跟他分享了自己高三時的心情。我說,當時我覺得物理真的很難,但是學會之後卻很有成就感。於是我在心中想像,如果有朝一日,我可以成為物理老師,那一定是件很「酷」的事情。之後,上大學選了物理系,也如願地從國中理化,教到高中物理、大學的普通物理。這些年下來,與許多同學分享我自己從「霧裡」到「悟理」的學習經驗,得到很多正面的迴響,因而樂此不疲。


    ab93a4f9c1c50a579ba0536f412f9424準備面談的秘訣竟然在教育學程裡!

    剛看到第二階段的面談內容時,心裏其實有點驚訝,也覺得慶幸。因為,我剛開始在紐西蘭讀教育學分時,一些熟識的台灣朋友,都幫我覺得委屈。他們覺得,我已經算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老師了,竟然還要在這裡「從頭開始」,所以一直鼓勵我去詢問有否類似折抵學分、教學經驗之類的辦法。
    當然,我沒有去尋找任何「捷徑」,反倒希望可以藉此機會,好好深入了解紐西蘭教育制度與實務作法。這也是我覺得慶幸的地方,因為,面談所設定的主題:科學的本質、多元評量、讀寫能力與關鍵能力的培養,無一不是在教育學程中再三強調的重點,每一位師培生都據此寫過不少報告。因此,當我看到這份面談的「考題」時,我發現,紐西蘭的教育學程真的是名符其實的「職前」(pre-service) 教育,而且是「一整套」的:教育部制訂的教育政策,大學開設的師資培育課程,與學校老師真正的教學方式,的確是互相呼應的!


    ab93a4f9c1c50a579ba0536f412f9424紐西蘭教師的「專業」在哪裡?

    曾看帶著兩個孩子在紐西蘭求學的周祝瑛教授評論說:「紐西蘭學校裡敎得不多,看來鬆散,但其實很注重老師的專業。」為釐清這個看似矛盾的評論,我將在下一篇專欄裡,分享兩位資深老師與我的面談內容,希望多少可以勾勒出紐西蘭教師的「專業」面貌。
    04 - 我的第一間教室

    我的第一間教室,在回聘時(學校還在放暑假) 很興奮地拍照留念:活動式課桌椅,約可容納25位學生,四周則是實驗桌,水槽、瓦斯、電源、防火桌面,一應俱全。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