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物理

先知的眼淚(下)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撰文者:高崇文 (中原大學物理系教授)
發文日期:2017-09-08
點閱次數:590
  • 上一回阿文提到蠻社之獄的背景以及簡單介紹了蘭學,接著要談的是它的近因。

    災難的近因是發生在天保8年(1837年)的馬禮遜號事件(Morrison Incident)。美國商船「馬禮遜號」搭乘七名日本漂流漁民,抵達日本浦賀近海,這艘美國商船主動示好,出航前解除了武裝,想達成與日本互利通商的目的,並歸還漂流漁民。沒想到幕府還是按照《異國船驅逐令》(異国船打払令)下令炮擊「馬禮遜號」,它無奈之餘改去九州南端的鹿兒島,企圖與城代家老島津久風談判上岸,結果薩摩藩不但不讓漂流民上岸,還被薩摩藩以空砲威嚇,馬禮遜號只好回去澳門。隔年長崎荷蘭商館館長才將馬禮遜號是前來送回漂流的日本漁民並希望就通商事宜前來洽談的訊息傳達給長崎奉行。長崎奉行久世廣正將此傳達給老中,老中詢問過相關官員後決定,以後有類似案例應接受漂流民,但是通商則是免談。
    MorrisonShip
    馬禮遜號繪於1837年 (From Wikimedia Commons)

     
    天保9年(1838年)10月15日尚齒會在渡邊家舉行例會,在幕府評定所工作的芳賀市三郎將評定所堅持異国船打払令的強硬立場傳達給尚齒會的成員,但是他們不知道老中們並沒有接受評定所的建議,而是採用較溫和的應對措施。眾人深感世局的變化將對日本不利,六天後高野長英就匿名寫出了『戊戌夢物語』,他認為拒絕外國的通商談判,一味堅持異国船打払令,將會造成外國的報復,而給日本帶來相當嚴重的危機,相對於高野委婉的批評,渡邊私下撰寫的"慎機論"則顯得更為激烈,對於幕府海防的薄弱以及幕府高層官員昧於時勢的判斷都有辛辣的批評。雖然兩人的資訊並不正確,不過他們的觀察,尤其是對西方的擴張野心以及日本本身對即將來到的挑戰壕無招架之力這一點,是非常的犀利的。渡邊雖然不是蘭學者,然而他卻指出"西方專以物理之學,於天地四方,日益詳盡,非以一國為天下,而以天下為天下",所以西洋諸國野心勃勃"五大洲中除亞細亞外,四海大抵為洋人領土" "於亞洲之內,亦僅唐土 波斯及我邦三國未遭洋人之汙穢"。所以他得到結論"古來唐土御戎之論"及"我邦之神風均不可恃"他痛陳"輕視夷狄等,誠盲人之想像"。這是1635鎖國以來難得的暗示幕府該開國學習西洋的言論。這些言論固然激烈,但沒有發表,而戊戌夢物語卻以抄本逐漸傳開。
     
    007-011l
    ゆめもの語(戊戌夢物語),高野長英著 (圖片來源:日本 國立國會圖書館,http://www.ndl.go.jp/nichiran/data/L/007/007-011l.html
     
    真正讓渡邊與高野兩人倒大楣的是不久之後,尚齒會的成員江川英龍被派去與鳥居耀藏一同巡視江戶灣,江川請渡邊推薦熟悉測量製圖的能手,渡邊推薦了内田弥太郎,奥村喜三郎與本岐道平。這些人身分都不高,但都擁有實力,熟悉測量之術。然而就在出發前勘定奉行居然發出不讓内田弥太郎隨行的公文,江川一想,沒有內田隨行還巡視什麼?所以他裝病沒有出發,再三請求讓內田隨行,最後終於如願以償。但是鳥居還是以奧村身分太低(他是隸屬寺廟的寺侍)把他趕回去。為何鳥居如此鄙視內田等人呢? 因為鳥居耀藏是當時幕府儒學之首,大學頭林述斎的三男,二十五歲時成為鳥居成純的婿養子,成為了兩千五百石的鳥居家的家督。此人不但以門第家學而自視甚高,非常討厭蘭學者,但可怕的是此人心胸狹隘又擅於權術,屢屢藉故排擠同儕,甚至施展陰謀入人於罪,被民間稱為蝮(毒蛇)の耀蔵 甚至是"妖怪",遇上此人可說是渡邊與高野最大的不幸,不,毋寧說,讓此人躍居高位是日本的國難!據說在巡視前,渡邊的友人儒學者安積艮斎在自家招待朋友,邀請渡邊分享世界地理以及海外知識,贏得在座眾人的讚賞,獨獨只有鳥居耀藏的弟弟林式部發出冷笑,雙方的關係由此可見一斑。

    當江川完成任務,準備寫報告給幕府時,渡邊原本寫了"初稿西洋事情"書想藉江川之手呈給幕府,後來渡邊又陸續寫了『再稿西洋事情書』以及『諸国建地草図』,然而江川只採用了『諸国建地草図』,渡邊後來又寫了『外国事情書』此書份量是前述書的三倍,可以算是渡邊潛心西學十年來的心得集大成的傑作。江川的報告書顯然引起鳥居的不快。更致命的是之前被幕府派去調查小笠原諸島這些無人島的官員羽倉簡堂,同行的是渡邊的朋友本岐道平,本岐與一些關心無人島狀況的朋友後來開始籌畫到無人島探勘,還向幕府申請得到許可,而渡邊也表達想要參與的意願,這些人卻不知道,鳥居的密探就混在他們之中,於是乎這些參與無人島渡航計畫的人全數被捕。事實上,鳥居的告發狀還包括了松平伊勢守、羽倉、江川、内田、奥村、下曽根信敦等幕臣,但是水野發現這些人根本是清白的,所以沒有追究。但是對於批判幕政的渡邊與高野,卻是不打算放過了。

    隨著審訊的展開,很快地所謂"密航到國外"的計畫很快就被證明是子虛烏有,然而幕府在渡邊華山家中搜到"慎機論"與『初稿西洋事情書』反而成了他最大的罪狀,身為所謂"陪臣"(大名的家臣)議論幕政在當時可是重罪,所以渡邊有被判死刑之虞。當審訊完渡邊的文書出現"別して不届"(不另行報告)這個通常只出現在死刑判決的用詞時,馬上引起了喧然大波。渡邊的門生與朋友也傾巢而出,想盡辦法想營救渡邊。營救華山最力的莫過於與華山的老師松崎慊堂,他不顧自己69歲老邁的帶病之身,徹夜疾書上書老中水野忠邦,敘述渡邊華山的品德:為人之廉、事母之孝、奉君之忠。並且提出「若個人筆記可以定罪,只怕日本無人不罪」。當時的老中之中,太田資始與脇坂安董都對渡邊相當同情,所以十二月十八日審判結果出爐,渡邊華山罪減一等,保住了性命,交給田原藩就地管制,終生蟄居不得外出。而高野長英被判了無期徒刑,至於其他牽涉到無人島渡航的武士們都被處以押込的輕刑。然而沒有武士身分的山口屋金次郎 山崎秀三郎都在獄中遭拷打致死,而年邁的斉藤次郎兵衛和年輕的順道也都耐不住獄中的嚴刑拷打而身亡。本歧道平雖然出獄,不久後也因獄中拷打成傷,不久就過世了。

    而就在半年之後,英國與清國的糾紛終於演變成大規模的戰爭,英國艦隊抵達廣東的消息很快地就由荷蘭商船帶到長崎,幕府為之震動。當時的長崎町年寄高島秋帆之前就建議採西洋的砲術以及先進的武器,但是幕府的目付鳥居耀藏駁斥高島,宣稱清軍戰敗是由於清廷疏於武備,而英軍習於戰事之故,他堅持主張不需要採用西方砲術。然而江川英龍反對鳥居的說法,他支持高島的建議。而就在這個時候,水野以將軍的旨意開始了所謂天保改革,在內政上他嘗試禁止奢侈厲行儉約,企圖約束富農日益"僭越"的行為,對外則是將高島秋帆召喚到江戶來主持砲術改革,幕府天保12年5月9日(1841年)在武蔵国徳丸ヶ原舉行第一次西洋砲術的實地演習,進而要求高島將砲術傳授給直參(即直屬將軍的高級幕臣),江川英龍馬上投入高島門下,在江川的要求下,幕府同意讓大名的家臣也可以來學習,隔天老中真田幸貫的家臣佐久間象山也進入高島門下,不久即有高達九十八名學生在高島門下學習西洋砲術。

    就在此時,以鳥居為首的幕吏為打擊蘭學者,藉著渡邊華山的學生之一福田牛香為了替老師解決溫飽問題,準備在江戶舉辦畫展,出售老師的作品。這些幕吏因此為藉口,在社會上製造輿論,打算懲罰華山的監管人——主公三宅友信。渡邊華山聽說後,決定以死明志。天保十二年十月十一日(1841年),在渡邊華山年邁的母親探望他的時候,趁著母親不備,渡邊華山拔出腰刀切開腹部,又回刀刺破咽喉,自盡而死,遺書署名是「不忠不孝渡邊登」。。此時,華山年僅48歲。打擊最大的莫過於三宅友信,但是他沒有退縮依然持續資助蘭學者,與村上範致、上田亮章合作繼續推廣西洋槍陣砲術,嘉永3年(1850年)友信的兒子康保成為藩主,他以國父的身分得到藩的尊敬與支持,田原藩後來平安度過幕末紛亂的世局,友信後來以七十九高齡謝世。

    守舊的幕臣接著對高島秋帆也伸出黑手,天保13年(1842年)鳥居耀藏的兒女親家長崎奉行伊沢政義以從事走私以及謀反等莫須有的罪名逮捕高島,隔年被押送到傳馬町牢獄待審。而水野忠邦的改革也遭到許多挫折。當水野企圖拿別的領地來交換江戶以及大坂周圍的大名旗本的領地,藉此把兩地作為幕府直轄地來加強海防,但是由於牽涉到領地,引起許多反對聲浪。尤其是被水野視為心腹的鳥居耀藏居然將機密文件外洩給老中土井利信,土井原本是水野的支持者,結果得知自己即將損失不斐後轉而反對水野,最後水野在天保14年閏9月14日被罷免,土井成為首席老中。

    其實土井本身並非是一守舊的人物,他曾重用蘭學者鷹見泉石推動藩政改革,他本人對蘭學也有所涉獵,還是第一位用顯微鏡觀察雪花結晶的結構還將結果以『雪華図説』『続雪華図説』出版,民間給他一個綽號「雪の殿様」。他上台後逐漸改善幕府財政,然而他官運不佳,天保15年(1844年)江軍居住的江戶城本丸發生大火,十二代將軍家慶對土井籌款重建的進度相當不滿,再加上幕府收到荷蘭國王威廉二世的親筆信警告說英國在戰勝清國後下一個目標就是日本,呼籲幕府主動開國,雖說荷蘭國王的動機主要是想替荷蘭未來在日本的權利舖路,但他對時局的分析卻也十分中肯,弘化元年(1844年)6月21日將軍以需要處理外國問題任命水野為首席老中,土井害怕遭到報復匆匆於十月辭職,鳥居在九月被解除職務,水野算是報了一箭之仇。但是東山再起的水野位子沒坐熱,他的愛將後藤三右衛門與鳥居耀藏等人的不正行為就被揭發,水野只好在弘化2年(1845年)2月辭職,鳥居財產被沒收,交由讃岐丸亀藩主京極高朗看管,後藤則是被砍頭。

     
    jpegOutput

    『雪華図説』中一頁,描繪用顯微鏡所觀察到雪花結晶的結構。(圖片來源:日本 國立國會圖書館,http://dl.ndl.go.jp/info:ndljp/pid/2536975

     
    就在幕府內鬥達到白熱化時,被關在傳馬町的高野長英卻神奇地越獄了!弘化元年(1844年)6月30日,就在水野復出後九天,傳馬町獄失火,高野長英趁機脫逃,經過一番波折,高野躲到了四國宇和島藩,在藩主伊達宗城的庇護下在宇和島協助建立西洋砲台,翻譯洋書。宇和島的久良砲台號稱當時日本最先進的砲台。他在宇和島的房子背後有辰野河,那裏設有梯子。以便長英居住的時候如果有人來追,可以迅速逃離。後來他回到江戶,位了掩人耳目他用硝酸將自己毀容,並用假名沢三伯行醫,但是嘉永3年(1850年)10月30日他還是遭人密告,通說是高野在幕吏圍捕時以短刀自刃,但也有他被捕後在駕籠以預先藏好的短刀自殺的說法,享年四十七歲。

    高野長英過世三年後,嘉永6年6月3日,四艘冒著黑煙的美國東印度艦隊的巨艦出現在浦賀灣,艦隊的司令官美國海軍准將培理帶著米勒德·菲爾莫爾(Millard Fillmore)總統的親筆信函提出要求日本與美國通商貿易的要求,雖然在1852年,長崎荷蘭商館館長庫修斯就聽說美國艦隊即將來日本的消息,便把此事告知幕府,並勸說簽訂日荷通商條約當作對策,江戶幕府仍不為所動,結果等到黑船真的來了時,老中阿部正弘完全拿不出對策。培理因還有他事,沒有輕易動武;不過,他聲言明年再來,並且率艦繞航江戶灣,方才揚長而去。將軍家慶嚇得一命嗚呼!嘉永七年一月(1854年1月),培理率領九艘軍艦駛入江戶灣;這一次幕府諸臣無計可施,被迫與美國締結《神奈川條約》,打開國門。

     
    1280px-Ratification_of_the_Japan_USA_Treaty_of_Peace_and_Amity_21_February_1855

    《神奈川條約》日文版(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KanagawaTreaty

    《神奈川條約》日文版(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幕府在老中阿部正弘的命令下,開始推動所謂的安政改革,一方面大力推動洋學,一口氣設置了講武所,蕃書調所、長崎海軍伝習所。(蕃書調所是由原來的天文台蛮書和解御用掛擴充而成,1855年(安政2年)稱為洋書所,安政3年2月11日)改稱「蕃書調所」。不但大力翻譯洋書並且開始栽培洋學人才,它還特別設立自然科學部門下設精錬学、器械学、物産学、数学、画学等,後來成為東京大學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則是拔擢了江川英龍、岩瀬忠震、勝海舟、大久保忠寛、永井尚志等人進入海岸防禦御用掛。甚至企圖讓主張壤夷的德川齊昭宇主張開國的島津齊彬進入幕政的核心,Alas! 這些都無法挽救幕府的命運,當幕府大老井伊直弼在沒有天皇同意下與外國簽下不平等條約,接著為了反擊反對勢力,掀起安政大獄,壓制水戶的德川齊昭再一次殺害如橋本左內、吉田松陰這樣的雋才,最終被水戶浪人在櫻田門前被砍下首級,幕府的毀滅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Bansyoshirabesyo
     
    蕃書調所(東京大学の前身)跡地 (Photo Credit: Lover of Romance)
     
    這段歷史告訴我們什麼呢? 當自由奔放的蘭學者們遭到打壓甚至迫害時,其他的人只能在官僚的指揮下,上焉者奉命行事,下焉者則是懷憂喪志。而專以門第、家學取人,目光如豆偏又洋洋自得的官僚們往往就在歷史發展的關鍵時刻上扮演死亡天使的角色,將國家民族送上災難的道路。到頭來打開新局還是得仰仗一群地位低下但胸懷大志的維新志士殺出一條血路。
    今年適逢明治維新一百五十周年,臺灣事實上是明治國家的延伸,凡舉台灣的基礎建設,教育,法律這些現代化的根基都是以明治國家的樣式來打造,關心台灣的朋友們,我們是不是該更進一步了解這個跟我們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明治國家是如何建立起來的呢?

    參考資料:

    (一) 中文 日文 荷文 英文維基相關條目
    (二)日本近代政治史卷一 信夫清三郎著 周啟乾譯

    回頭閱讀:先知的眼淚(上)

    其他與日本科學發展相關的歷史文章:走了四千萬步的男人 F計畫理研的故事之明治的物理學家理研的故事之浴火重生的鳳凰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