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物理

先知的眼淚(上)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撰文者:高崇文 (中原大學物理系 教授)
發文日期:2017-08-25
點閱次數:424
  • 阿文開講上一次(走了四千萬步的男人)在最後提到了伊能圖讓高橋景保惹上了殺身之禍,然而這只是一場暴風雨的前兆。十年後爆發了一場政治風暴,扼殺了德川幕府主導日本成為現代化國家的契機,而將主導權拱手讓給如薩摩這樣的雄藩。然而更深層地看,這樁悲劇也表明一個建立在門第血統、長期閉鎖沒有新血的統治集團終究是無法打開新局,註定要在時代的巨浪下滅頂。就讓阿文將史稱"蠻社之獄"的來龍去脈為諸位看官細細解說,一探事情的真相。

    事情發生在天保十年(1839)春天。當時的老中*水野忠邦下令目付(幕府官職,負責監察)鳥居耀藏追查坊間流傳的一本書"戊戌夢物語"的作者。四月十九日鳥居耀藏派了手下小笠原貢蔵和大橋元六兩人去追查。十日後小笠原回報,這本書的作者是著名的蘭學者高野長英。也有謠言說是渡邊華山寫的。更勁爆的是小笠原居然還查獲渡邊華山與高野長英有偷渡到海外的秘密計畫! 這可是踩到幕府的紅線"海禁"的大事件! 小笠原一口咬定他們夥同常州無量壽寺的僧人順宣、順道等人要航行到小笠原諸島(無人島)的計畫其實是一干人等要偷渡到美國的幌子。這個計畫之所以曝光,其實是有人告密。告密的人是誰呢? 他叫花井虎一,是個身分不高的幕臣,他常藉故出入渡邊華山的住家。其實他的真實身分是鳥居耀藏一年前就布建在渡邊身旁的密探! 在老中水野忠邦的命令下,五月十四日與無人島航行相關的一干人等都被打入傳馬町的大牢。除了渡邊華山,順宣,順道之外還逮捕了 山口屋金次郎(39歳) 山崎秀三郎(40歳) 本岐道平(46歳) 以及 斉藤次郎兵衛(元旗本家家臣,66歳)。而與高野長英以及渡邊華山莫逆之交的蘭學者小関三英在五月十七日在自宅中自殺。至於高野長英則是潛逃數日後於五月十八日自首。消息傳出後,舉國譁然,許多人跳出來要營救渡邊與高野。為什麼呢?這得從這兩人的身世說起。

    渡邊華山出生於三河国田原藩一個俸祿一百石的上士家格的武士家庭。雖說是一百石,但因為藩的財政困難,實際上只領到十二石,雪上加霜的是他的父親多病,醫藥開銷龐大,所以他從小家境非常貧困。但是他事親至孝又好學不倦,十八歲進入江戶的昌平坂学問所學習儒學,師事佐藤一齋,後來又投入大儒松崎慊堂門下。這兩位都是當時的大儒。此外他也向佐藤信淵學習農學。但是為了生計渡邊還跑去學畫。9歲時,渡邊華山就師從田原藩士也是親戚的平山文鏡學畫,文鏡死後又跟白川芝山學畫,因為付不出學費被逐出門外。16歲時,渡邊華山師從藩主姻親的家老金子金陵學畫,金陵曾跟隨江戶畫界領袖谷文晁學過南畫,技術高超,對華山影響很大。後來,他將華山介紹給谷文晁,在谷文晁畫塾「書山樓」學習中國明清畫、日本文人畫和西洋畫,繪畫技藝大進。他最擅長的是人物肖像畫,尤其是他從西洋繪畫學到許多技巧,卻又別出心裁,他畫的鷹見泉石像以及佐藤一齋像今天都收藏在東京博物館。
    694px-Watanabe_Kazan
    渡邊華山 (From: Wikipedia Commons)
     
    其實渡邊華山在八歲時就成為世子三宅亀吉的雜役,龜吉夭折後他改侍奉龜吉的弟弟三宅康明。後來康明成為藩主,所以十六歲起華山就擔任藩主的側近。文政八年久病的父親過世後,華山成為家督。隔年還昇官了。可惜好景不常,康明在文政十年竟然病死,享年只有二十六。雖然華山想要推舉康明的異母弟友信,然而其他的家臣為了解決財政危機,卻決定從大藩姬路藩迎來養子。這讓華山與友信相當不滿,為了安撫友信,重臣們安排在巢鴨為友信蓋了一棟宅邸,隱居料也給得很大方。當時才二十三歲的三宅友信一時也不知要如何花錢,差點就縱情聲色,幸虧華山循循善誘,友信逐漸成了蘭學的支持者,買進許多荷蘭文的書並展開翻譯的工作。翻譯的工作除了交給當時從長崎留學回來的藩醫鈴木春山之外,還雇用了當時公認蘭學造詣一流的高野長英與小関三英。他們翻了日本第一本西洋哲學史,包含從畢達哥拉斯到伽利略,甚至到約翰洛克以及萊布尼茲的繼承者吳爾夫的學說。高野長英和小関三英是什麼背景呢?

    高野是水澤伊達氏家臣之子,但他被過繼給叔父高野玄斎。養父當時向日本第一個作人體解剖的杉田玄白學習西洋醫術,所以家中藏有不少外文書。高野長英小時就嶄露頭角,文政3年(1820年)時前往江戶在吉田長淑底下學習,文政3年(1820年)他不顧家人反對前去長崎留學,在Siebold開設的鳴滝塾學習,文政11年(1828年)時受到Siebold 夾帶伊能圖事件的波及,他從長崎逃走,當高野的養父過世時,他想回鄉繼承,遭到拒絕,連帶連士籍(武士身分)都失去了。所以他在天保元年(1830年)回到江戶為人治病,並開設蘭学塾。就在這樣的因緣下結識了渡邊華山。至於小関三英則是出身於東北,也在吉田長淑底下學習,然後到長崎留學,後來成為和泉国岸和田藩医,同時還擔任幕府的天文方阿蘭陀書籍和解御用。小関對西洋史很有興趣,還曾介紹拿破崙的事跡。兩人算得上是當時蘭學的佼佼者。

    說來蘭學還真是日本獨有的奇特產物。當德川幕府成立後,為了防止大量白銀隨著對西班牙 以及葡萄牙貿易而外流,也猜忌耶穌會教士帶有政治的意圖,而且也避免捲入國際糾紛,幕府從1633年開始連續下了五次命令,將外國商人以及傳教士驅逐出境,也不讓過去活躍在東南亞的日本商人回國,停留在長崎出島的荷蘭商人成為唯一日本政府容許在日經商的歐洲人,這些荷蘭商船後來成為把西方工業革命和科學革命知識傳入日本的途徑。日本人從荷蘭人購買和翻譯了許多有關科學的書籍,也獲得了西方珍奇和工業製品(如時鐘),以及西洋的一些新發明(如19世紀初的熱氣球)。十七世紀海禁開始之際,荷蘭可說是當時歐洲經濟富裕和科技先進的國家之一,這使得荷蘭在西洋學術傳入日本的過程中佔了一個獨特位置。也讓西洋知識在當時被稱為"蘭學"。

    雖然從1640年起外國書籍禁止傳入日本,但及至1720年,該禁令被八代將軍德川吉宗解除。不但准許引入外國書籍,並准許把它們翻譯成日文。其中,1787年森島中良在天明7年(1787年)出版的《紅毛雜話》,記載了許多來自荷蘭的知識(包括一些新事物,如顯微鏡、氣球等)、討論了西洋的醫院和一些疾病的知識、列出繪畫及銅板印刷的技巧、描述了製造發電器及大型輪船,及有關新近地理知識。當時,數千部有關蘭學的刊物得以出版,並在日本人之間傳閱,而日本人當時的識字率約為70-80%。此外,日本在當時已擁有相當龐大的城市人口,如江戶共有一百萬名居民及許多大城市(如大阪和京都),為蘭學的興起提供了有利的條件。

    蘭學中最大宗的莫過於最實用的醫學。自1720年起,醫學典籍紛紛從荷蘭傳入,並翻譯成日文。在當時的醫學界,傳統漢醫學者與蘭學生之間發生激烈爭議,引發一連串實驗和解剖。西洋醫術的精確性引起了人們的注意,並有許多新醫書出版。譬如,1759年的《藏志》(藏,即臟,內臟)及1774年的《解體新書》,成為當中的參考典籍,後者更是由一些日本學者出版,包括杉田玄白。該書大概是根據1734年荷文版的Ontleedkundige Tafelen寫成,而荷文版亦由1732年德人Johann Adam Kulmus的Anatomische Tabellen翻譯而來。

    除了醫學之外,天文與物理也是蘭學重要的一部分。一些早期蘭學家已開始涉獵西方在17世紀發展的物理學理論,譬如志築家第八代的長崎荷語翻譯家志築忠雄,在完成首次系統性地分析荷語文法後,在1798年翻譯了拉丁文版的物理學典籍Introductio ad Veram Physicam而成為《曆象新書》。該書由英人John Keil寫成,內容關於牛頓力學。志築更創造了一些新的科學詞彙,有些更沿用至現代日本,例如「重力」、「引力」、「遠心力」(中文即離心力)及「集點」(即質心)等。"鎖國"一辭也是志築忠雄所造,由此可以看出蘭學者對幕府設下重重限制已經有所不滿了。另一位蘭學家帆足萬里,從一本日荷字典學成荷語後,在1810年出版了一本物理學手冊,名為《窮理通》八卷,主要集合十三本荷文書籍寫成。內容包含天文、宇宙、物理学、地学、地理学、化学等等。裡頭居然也有天王星的資訊呢,不過倒是搞錯了土星與天王星衛星的數目。
    螢幕快照 2017-08-25 上午9.55.38
    國立國會圖書館,日本。(http://dl.ndl.go.jp/info:ndljp/pid/830047
     
    連西歐方興未艾的電學也很快地傳入日本。1745年,萊頓瓶在歐洲發明了以後,平賀源內在1770年從荷蘭人首次得到類似的靜電產生裝置。1776年,他更將它改良。該裝置中靜電的產生是由於當中的玻璃管與鍍金棒摩擦而來的,並製造出許多電力的效果。這些發電裝置被複製並獲日本人採用,並稱之為「エレキテル」(即摩擦起電器,荷文原為elektriciteit)。在《紅毛雜話》中,「エレキテル」被描寫成能從人體中抽走閃光,被當作是治病的裝置呢。而日本首部電學著作《阿蘭陀始制エレキテル究理原》則是由在大坂的橋本宗吉寫成,並於1811年出版。書中記載了許多電學的知識,如發電裝置、人體的導電性,及1750年富蘭克林有關閃電的實驗。
    1024px-Elekiter_replica
    エレキテル 摩擦起電機 (CC BY 3.0, 國立科學博物館館藏,日本)
     
    Erekiteru-demonstration
    18世紀日本古書『紅毛雜話』中描繪日本物理學家正在進行摩擦起電實驗。(From: Wikipedia Commons)
     
    1804至1829年間,幕府和寺子屋在全國各地開辦學校更進一步傳播西洋新知識,荷蘭特使和科學家獲准更容易地進入日本社區。譬如,巴伐利亞出身的醫生Philipp Franz von Siebold隨荷蘭外交團赴日與日本學者展開多次交流,他邀請了日本科學家向他們展示西洋科學,並向他們學習有關日本的知識與習俗。1824年,Siebold獲幕府聘請開辦醫科學校並收生五十人,他們幫助Siebold有關植物學及自然科學的研究;他的學校名為「鳴滝塾」,後來變成了約五十名蘭學生聚會的地方。然而也正是他因為企圖挾帶伊能圖釀成大禍。1838年,緒方洪庵醫生成立了一所蘭學學校,名為「適塾」。有名的畢業生有福澤諭吉和大鳥圭介,他們後來成為推動日本現代化的關鍵人物。緒方在1849年著有《病學通論》,這是在日本首次出版探討病理學的典籍。隨著蘭學的散播,蘭學變得更成熟。連伊能忠敬這種老先生都能找到管道學習,成就一番事業,可見享和、文化年間蘭學興盛的景況。大部分蘭學生鼓吹更進一步吸收西洋新知識和開放對外貿易,從而提開國力及推行現代化。蘭學運動的發展,逐漸涉及日本對外開放的政治問題。進入十九世紀後,外國船屢屢扣關,幕府為了防範未然,在1825年(文政8年)發布異国船打払令,對靠近沿岸的異國船一律砲擊,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感。而渡邊華山等人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步步邁入危機.......

    天保3年(1832年)5月渡邊華山成為田原藩的年寄役末席(家老職),他大刀闊斧地施行許多改革,首先他建立考核制度讓俸祿反映出績效而不是依身世來決定,他還請來農學者大蔵永常前來田原藩來對推"殖產興業",像是採用鯨油來處理惱人的害蟲。他還試過種植甘蔗但不太成功。他還推廣養殖蝦虎魚以及種植桑樹來增加藩的收入。當天保7年(1836年)因為寒害而爆發天保大飢饉,由於華山因應得宜,所以全藩沒有人餓死,也沒有如大坂發生類似大鹽平八郎之亂的騷動,讓田原藩得到幕府的嘉獎。就是為了商談大飢饉的對策,由以吉田長淑的門生為主的蘭學者如高野長英、小関三英、渡辺崋山、江川英龍、川路聖謨組成了尚齒會。(江川身為韮山代官,早在嘉永2年(1849年)就在江戶的自宅試著建造日本第一座反射爐。因為在鑄砲時發現要趕上西洋大砲的性能,當時日本煉出來的鐵的品質不夠。嘉永3年(1850年) 佐賀藩鍋島直正在江川協助下也開始建造反射爐,蓋好之後一開始煉出來的鐵品質還是不行,直到嘉永4年4月10日才終於成功地鑄成鐵砲。江川之後在韮山也開始蓋反射爐,安政2年江川英龍過世了,他的兒子江川英敏繼續蓋直到1857年(安政4年)才完成。)甚至連水戶的藤田東湖也是會員。高野長英在當時大力主張以種植馬鈴薯以及蕎麥當作給災民的糧食,為此他還寫了救荒二物考,書中插圖還是渡邊華山畫的。尚齒會逐漸形成江戶的蘭學者的集會。他們除了討論最新從西洋來的知識,除了医学・語学・数学・天文学這幾個傳統蘭學者重視的領域之外,逐漸也討論起敏感的海防問題甚至於一些政治,經濟的問題。雖然華山本人不是蘭學者,卻被藤田東湖戲稱為"蘭學的大施主"。然而隨著時勢的變化,這樣一個本來以學術交流為宗旨的社團卻逐漸捲入幕府的政治漩渦之中,造成了後日的災難。

    到底渡邊等人何以成了幕府的階下囚,背後又是哪些人的陰謀,還請各位看官稍待,等阿文下回再為各位細說。


    *老中:德川幕府常設的最高官職。老中定員四至五名,採取月番制,輪番管理不同事務,原則上在二萬五千石領地以上的譜代大名之中選任。譜代大名是指在德川家取得將軍地位前就是德川家家臣的子孫們受封為一萬石以上的大名,雖然他們的石高最高不過三十萬石,但是德川家康規定幕府統治只能由親藩和譜代大名操控,外樣大名不得參與。所以譜代大名是德川幕府的骨幹。

    參考資料:
    (一) 中文 日文 荷文 英文維基相關條目
    (二)日本近代政治史卷一 信夫清三郎著 周啟乾譯

    還可以閱讀:走了四千萬步的男人先知的眼淚(下)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