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物理

走了四千萬步的男人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撰文者:高崇文 (中原大學物理系)
發文日期:2017-08-18
點閱次數:1016
  • 上回阿文開講介紹了Arago,提到他在1806年參與了法國測量子午線的任務,他作夢也沒想到,同時在地球的另一端,還有一個團隊正在做一模一樣的事!

    更驚人的是推動這個任務的負責人不是像Arago 這種活蹦亂跳的年輕人,而是已經把家業交給兒子的六旬退休老翁! 這位東方傳奇人物是誰呢? 他叫伊能忠敬。他的測量任務不僅完滿結束,還留下一份大禮給後世,就讓阿文我來好好地介紹這位一代奇人。
    Ino-tadataka,sawara,katori-city,japan
    伊能忠敬(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2.5, photo credit: Katorisi)
     
    伊能忠敬於延享2年(1745年)1月11日生在上總國山邊郡小関村(現千葉縣山武郡九十九里町小關)。他的外祖父是當地的名主(相當於村長) 小関五郎左衛門。父親神保貞恆是入贅的女婿,本身是武射郡小堤村(現千葉縣橫芝光町小堤)神保家的次男。在日本,只有長子能繼承家業,其他兒子入贅到其他人家是相當常見的事。伊能忠敬排行第三,所以幼名叫三治郎。三治郎6歲時母親去世,三治郎的舅舅繼承家業,失去妻子的神保貞恆只好帶著長子和次女回小堤村,留下三治郎由外祖父母撫養。等到三治郎10歲時,神保貞恆才將三治郎帶回自己家。由於神保家是由貞恆的哥哥神保宗載當家,三治郎的父親只好分家自立門戶。關於伊能忠敬的青少年的資料不多,只知道他似乎學過算盤,可能還學過一點醫術。據說他父親娶了續弦,跟他們三個小孩處得不甚融洽,傳統的說法是三治郎小時候過的很辛苦,不過詳情如何無從得知。

    寶曆12年(1762年)三治郎滿18歲,入贅下總國香取郡佐原村(現千葉縣香取市佐原)伊能家。這件婚事是由神保與伊能兩家共同的親戚平山藤右衛門撮合的,平山藤右衛門是伊能家的女兒ミチが的舅舅,ミチが之前與丈夫生有一子,後來丈夫死了,ミチが一個人無法主持家計,需要招贅一個能幹的人當家。平山曾僱用三治郎擔任土地改良的監工,三治郎非常稱職,平山非常欣賞他,所以先收養三治郎為養子,再讓他娶了自己的外甥女。平山特地央請當時幕府的大學頭林鳳谷給三治郎取了忠敬這個名字。伊能家經營釀酒、釀醬油,以及放高利貸和利根川的水運。他剛到伊能家時,伊能家的家業其實面臨衰退的危機,但是忠敬秉著徹底節約的精神,除了造酒的本業之外,還在江戶設立了薪問屋,並做買賣米榖的批發商,十年之間使曾經濱臨危機的伊能家再次站起來。三治郎的商業才能可見一斑。

    佐原村是幕府的直轄地,但幕府沒有派代官在此管理,村裡的事務都是由村中富裕的家族出面主持。佐原是利根川往江戶的門戶,是一個相當繁榮的地方。伊能忠敬在地方相當活躍。他與ミチが生了兩女一男,長女阿稲生於1763年,而ミチが與前夫生的男孩也在同年夭折,幸虧長男景敬生於明和3年(1766年),而次女篠則是生於1769年。這一年伊能忠敬為了辦理祭典的安排與另一個佐原的豪族永沢家發生糾紛,考驗一家之主忠敬的處事能力。但更大的考驗還在後頭,幕府在田沼意次的主政下,積極尋找財源,決定在利根川上設所謂的河岸問屋,要開徵運上金,其實等於是要加徵交易稅。佐原村的商家宣稱佐原村離利根川有約十四、十五町,不該繳交運上金。但他們的陳請遭到漠視,河岸問屋建好後反而不讓佐原的人使用。這時佐原村的商家推出四名代表,向幕府再次請願,要求使用河岸問屋,而忠敬也在四名代表之中。當代表們把陳請書呈到幕府的勘定奉公所時,奉公所的人大怒,因為這次佐原代表說佐原村與利根川只隔了兩、三町!幕府要代表們提出以前佐原村商家使用利根川營商的證據。忠敬連忙趕回家去找伊能家先前的記錄,幸虧三代之前的伊能家的當家伊能景利留下多達一百冊的記錄,所以才能說服奉公所讓佐原村民用一貫五百文的運上金取得使用河岸問屋的權利。期間又發生其他問題,也都仰賴忠敬取得村役人惣代、舟持惣代的支持,維護了村民的權益,也因為這個事件,忠敬開始重視各項記錄,特別是地圖。

    安永7年(1778年)佐原村變成旗本津田氏的領地,忠敬到江戶去拜會領主時因為不是名主,也沒有領主賜的苗字帶刀的資格,待遇與死對頭永沢治郎右衛門天差地遠,令他感覺頗不是滋味。天明元年(1781年)、名主藤左衛門過世,忠敬被指定為名主,地位逐漸提高。1783年,淺間山爆發,火山帶來的災害引發大飢荒,忠敬慷慨救助窮困民眾的事蹟傳到了幕府,再加上他在整治利根川出錢出力,所以伊能家被領主澤田氏賜與了苗字帶刀,這對伊能家可以說是光宗耀祖。可惜忠敬的妻子ミチが在這年過世了。隔年,忠敬從名主昇到村方後見役,跟永沢治郎右衛門平起平坐,總算出了一口氣。

    自從淺間山噴火後,日本經濟開始不景氣。佐原也不例外,年年糧食欠收,當時忠敬從關西買了大量的米以防萬一,可是為了救災伊能家與永沢家都負債累累,而當米價持續下滑時,忠敬差點要破產。在這期間他還是熱心公益,努力救濟貧民,讓佐原村沒有人餓死。天明7年(1787年)5月江戶爆發天明大罷工,騷動一觸即發,名主們聚集討論對策,忠敬極力反對賄賂幕府官員來壓制村民,主張幫助農民,穩定民心,方是上策。所以佐原村風平浪靜,沒有發生騷動。而米價後來開始上揚,伊能家的財務危機也宣告解除。順便提一下,著名的鬼平,也就是火付盗賊改役長官長谷川平藏宣以正是在這年走馬上任,喜歡看"鬼平犯科帳"的朋友現在了解那時候怎麼強盜都抓不完了吧!

    忠敬在元配過世後娶了續弦,陸續生了兩男一女。寛政2年(1790年)續弦不幸過世了,忠敬接著娶了仙臺藩藩醫桑原隆朝的女兒。當他的長子景敬成年之後,忠敬屢次申請隱居,一再被挽留。寛政6年(1794年)他終於如願以償,這一年12月,伊能忠敬50歲時把家督讓給長子伊能景敬。隔年他的妻子因為難產過世了。而忠敬在眾人驚歎下作了一個改變人生的決定: 他決定前往江戶。拜江戶幕府天文方的高橋至時為師,學習測量和天文觀測。

    雖說高橋至時當時是日本天文界的第一人,當年才32歲。江戶時代還是深受儒家文化的長幼有序觀念的影響,一般人很難去放下身段,去拜比自己年少者為師,更別說虛心學習了,由此可見忠敬實在是個相當特別的人物。當時高橋才剛接下改革曆法的重責大任。寛政9年(1797年)10月高橋提出暦法新書8巻才算大功告成。高橋原先也以為忠敬只是單純為排遣退休後的時間,來學習自己有興趣的天文,但是見忠敬每天無論日夜都很用功學習,開始以”推步先生”來尊稱他。忠敬不僅學習天文學,還特別熱衷於天文觀測,他還購買不輸幕府使用的觀測儀器像是象限儀、圭表儀、垂揺球儀、子午儀等。到了江戶之後他又娶了女漢詩人大崎栄為妻。
    當寬政曆草稿完成後,高橋至時仍不滿意,他最關心的問題是,地球的直徑的數值,因為這與日本各地的經緯度有關。於是忠敬提出了提案:「在兩個地點觀測北極星的高度,比較這兩個仰角可以推算兩地緯度的差;再測量兩地距離,就可因此推算出圓周」。當然啦,這個想法並不新鮮,公元前三世紀的希臘科學家Eratosthenes 早做過類似的事了。當然Eratosthenes的測量還不夠好,所以需要做新的測量。當時忠敬測量了從黑江町的自家住宅到位在淺草的天文方曆局,得到粗略的數值。然而距離愈遠,誤差就會愈少。忠敬想到,如果是從江戶和遠方的蝦夷地(北海道 )來測量的話,不知如何呢? 之所以會想到蝦夷其實是因為寛政4年俄羅斯派了特使來要求通商,之後又常在北方邊境生事,幕府早生戒心,開始重視蝦夷地的防務。當時,到蝦夷地是需要幕府的許可,高橋至時想到的名目就是”畫地圖”,外國的艦隊如果來攻打日本,幕府在國防上不能欠缺正確的日本地圖。一開始高橋的提案被打了回票,到底忠敬已經是個年近耳順的老翁了。但是隨著佐原村的村民向幕府請願希望給忠敬父子直接刺與姓名帶刀資格,給了幕府相當好的印象。所以寛政12年2月幕府終於答應讓伊能忠敬搭船測量蝦夷地。但是忠敬希望走陸路,經過一番折衝尊俎才如願以償。寛政12年(1800年)閏4月19日忠敬帶著三名弟子(包含次子秀藏)與兩名男僕開始出發到蝦夷地。10月21日任務完成,回到江戶受到熱烈歡迎。這趟旅程花了一百八十天,在蝦夷地待了一百一十七天。十一月上旬開始忠敬開始製作地圖,大崎栄也幫忙製圖,12月21日將地圖呈給勘定所。12月29日他向幕府領取了22両2分,但其實忠敬在執行任務時自行墊了一百兩,所以忠敬自己花了不少錢。這次估量的相應於緯度一度的經度線長度為27里余。

    由於蝦夷之行非常成功,忠敬在享和元年(1801年)4月2日展開第二次測量。這一次他們測量伊豆以東的東日本海岸。從江戶一路走到本州北部。12月7日回到江戶。這一次估量的相應於緯度一度的經度線長度為28.2里。忠敬製作大中小三種地圖。大圖小圖交給幕府,中圖則是交給幕府的若年寄堀田正敦。

     
    Ino_Tadataka_monument_(Choshi)
    伊能中敬銚子測量記念碑,1801年7月18 日 (CC BY 3.0, Photo Credit: アリオト)
     
    第三次的測量則是奉堀田正敦命令下在享和2年(1802年)6月3日開始。、10月23日回到江戶。這一次他估算的子午線一度長還是28.2里,但是高橋至時懷疑真實的值應該小一點,引發兩人的爭執,忠敬一度想放棄整個測量事業。後來兩人還是言歸於好,享和3年(1803年)2月18日,忠敬展開第四次的測量,這一次量的是駿河、遠江、三河、尾張、越前、加賀、能登、越中、越後等地的海岸。10月7日任務才結束。一回到了江戶,就著手計算地球的大小。得到的結果和高橋取得,剛由荷蘭文翻譯過來的天文書,法國天文學家Joseph Jérôme Lefrançois de Lalande 在1780所著的Astronomia of Sterrekunde 對照數值一致,大家都很高興。但是,高橋卻因為翻譯天文書籍等工作負荷過重而病倒,隔年正月,39歲的高橋英年早逝,對忠敬是一大打擊。高橋至時的職務由他年僅十九歲的兒子高橋景保繼承。半年後,幕府發表東日本的地圖,第11代將軍德川家齊親覽,其精密度讓在場的幕府官員們驚訝地屏住了氣息,並正式命令忠敬繼續完成包括九州和四國的西日本地圖。從此繪製海岸線圖不再是忠敬個人退休後的消遣,而是揹負著眾人期待,正式的國家事業。而忠敬也正式成為武士,身份是小普請組10人扶持。

    1805年(60歲),忠敬再從江戶出發,這次的測量隊超過了100人。忠敬從大家那得到了這樣的鼓勵,「西洋人在從事科學時,都說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人類,為了全天下拼了命去做。我們向天祈求你能盡全力達成大業。」 但是,西日本的測量對體力開始衰退的忠敬來說,過於艱辛。本來予定33個月要完成的,但是西日本的海岸比想像還要曲折複雜。歷經第五次(1805年2月25日 至1806年 11月15日,測量 近畿・中国地方) 第六次(1808年1月25日至1809年1月18日,測量四國)第七次(1809年8月27日至1811年5月8日測量九州) 還是無法完成整個地圖。第八次(1811年11月25日至1814年5月22日)出發前,忠敬向兒子交代好後事才出發,在寫給女兒的信中他提到,「10年也要繼續走下去;大部份的牙齒都掉了只剩一顆,已經沒辦法再吃奈良漬(一種他最愛吃的醬菜)」。大有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悲壯情懷。不料一直在身邊一起打拼的伙伴副隊長坂部貞兵衛因為傷寒在1814年六月而死去,八月更接到兒子景敬的死訊。讓已經六十六高齡的忠敬承受不住,而大病一場。然而他還是堅持完成任務。但是第九次測量伊豆諸島他就沒有參加。然而他還是參加最後一次在江戶城內的任務。

     
    Kamaishi
    伊能忠敬測量の碑・星座石(岩手金釜石市)(CC BY 3.0, Photo Credit: アリオト)
     
    1815年2月19日在東京八丁堀,忠敬完成了所有測量,時年70歲。他花了15年以上的時間所走的距離,竟有四萬公里,相當於地球一周!然後,將各地的地圖連接起來拼成一張。因為地球是球體,畫成平面地圖產生的誤差也做了修正計算。但年事已高的忠敬這時得了肺病,一直不見好轉。終於1818年病逝,享年73歲。忠敬留下了這樣的遺言:「我可以完成大事是託至時老師的福。希望可以葬在老師的身邊」所以伊能忠敬和恩師一起葬在上野的源空寺內。

    高橋至時的兒子,高橋景保和弟子們繼續完成繪製地圖的工作。1821年7月10日景保與景敬之子忠誨將完整的地圖呈獻給幕府,大圖214張、中圖8枚、小圖3張,稱為大日本沿海輿地全図。但是世事難料,這地圖竟然為高橋招來殺身之禍! 1828年,荷蘭政府僱用的醫生Philipp Franz Balthasar von Siebold準備去爪哇時,隨身物品中被查出居然有地圖,正是伊能圖!外國人擁有地圖被嚴格禁止的。經過一段時間的軟禁之後,1829年他遭到驅逐,並不得再次進入日本。但是高橋景保就慘了,他被逮捕後被關進傳馬町監獄,隔年三月病死獄中,遺體還用鹽漬,判決下來遺體還遭到斬首!連景保的兒子都遭到放逐到遠島的嚴厲處分。景保與父親至時以及伊能忠敬葬在一起。各位朋友下次去上野別忘了去源空寺參拜一番吧。

    1861年,到日本訪問的英國測量艦隊強行向幕府要求要測量日本沿岸的時候,幕府拿出忠敬的地圖,英國的船長看到後非常吃驚地說,「這個地圖沒有使用西洋的器具和技術卻被正確地畫出。有了這個地圖,那就沒有測量的必要了。」而終止了無理的要求。之後英國以忠敬的地圖為基準,完成了海洋地圖,並寫上「根據來源為日本政府提供的地圖」。今天珍藏在格林威治的海事博物館中。伊能忠敬所製作的大日本沿海輿地全図(大圖)原本在明治維新後由明治政府接收。原本在明治六年皇居大火時被燒毀了。伊能家將珍藏家中的副本獻給皇室,放在東京大學圖書館保管,在關東大地震時被燒毀,不過幸好早在慶應三年幕府海軍奉行勝海舟已經將伊能圖公開,並刻成木版發行。忠敬的故事被拍成電影,電視劇,甚至搬上舞台,這位毅力驚人的老翁真是不折不扣的日本國民英雄!

     
    Ino-zu-76-Echigo
    『大日本沿海輿地全圖』第76圖(收藏於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Wikimedia Commons)

    參考資料
    (1) 中文 日文維基相關條目
    (2) http://kajipon.sakura.ne.jp/kt/tadataka.html

    延伸閱讀:
    熱愛物理的總統閣下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