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物理

  • 吳大猷談中國科學落後西方之緣由

    中國的科學為何落後於西方?或者有人認為應是「近幾百年來」中國的科學為何落後於西方,是一個爭議已久的問題。

  • 「科學」(方法)是一種還是很多種?

    一般人在使用「科學」一詞來談科學時,習慣性地把「科學」當成單數名詞,這意味著科學是單一種,特別是在區分科學和非科學的脈絡下。可是現實上明明有物理、化學、生物、天文、地球科學、醫學、公共衛生、經濟學、心理學…等等大量五花八門的「科學」,為什麼說它只有一種?

  • 追蹤電子相位相干性——想起一篇綜述文章

    “Truth is never pure, and rarely simple.” — Oscar Wilde

  • 誰真正在乎科學論文造假?

    397期的科技報導(2015.01月號)中有大部分的篇幅刊登了有關科學論文造假的報導及評論,包括「付錢買假論文…」、「面對造假論文…」、「附會之惡」、「搶救科學研究…」等等。看了這些洋洋灑灑的論述,心裡真的是感慨萬分,不免也想說說些不同的意見。

  • 『科學隨想』一些關於『科學』與『科學哲學』的想法:內人與外人

    這個令人興奮的消息讓大家熱切地討論著物理學,特別是天文物理,未來的前景。在這背後還有一個較少人注意到的故事。研究科學社會學(sociology of science)的著名社會學家哈利・柯林斯(Harry Collins,任教於卡地夫大學,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投入重力波實驗的田野調三十年以上,重力波研究是他一生的事業。他自許以“互動專家”(interactional expert)的方式滲透到LIGO專業實驗物理學家的群體中,進行貼身的物理學的社會學考察。

  • 我怎麼會是哲學博士

    想當年,我在大學唸了四年化工,又在研究所唸了四年化學,就成了哲學博士(Doctor of Philosophy,簡稱Ph.D.) 。不少朋友、同事也有這麼一個頭銜。偶爾想一想,這個頭銜有點奇怪

  • 2016夏至『清華‧諾貝爾物理大師』傅利曼暢談生命的軌跡

    諾貝爾物理學獎(1990)得主Friedman教授於本次訪談中除了深入淺出地提及他當年發現夸克的實驗過程,更分享了他自己求學、投身物理、專注研究後一路走來的經驗與感想,並以他個人角度侃侃而談對當今物理實驗的發展、學生的訓練與生涯規劃等議題之洞見。

  • 物理學家的秘密生活:與經年累月的困惑相抵之「超越」的瞬間

    我從小便立志成為一個物理學家。當然,小小年紀的我並不真的知道物理學家都做些甚麼。我從書本上所學會的就是太陽很大,但是我們銀河系中還有許多比太陽更大的恆星;我們這個世界上所有看似毫不相干的東西,都是由幾種無法想像的微小原子所組成,而這些原子又是由更小的粒子所組成;如果時間可以倒流的話,不會只停佇在金字塔建立的時期,而會是比我們人類,甚至是比地球或銀河系的誕生,還要更為久遠的過去。就一個對物理有點過度著迷的年輕人而言,學習這些事物似乎是件相當美好的事情。

  • 在宇宙的邊緣會看見什麼?

    答案是我們什麼都不會看到。這非因沒有東西在宇宙外面,而是宇宙根本沒有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