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 以光窺腦-利用光學顯微鏡觀察大腦

    好奇心驅使人類不停地探索未知的知識,大至浩瀚無涯的宇宙,小至各種基本粒子,都充滿了迷人的魅力。以歷史記載來看,從中國的哲學家莊子 (西元前369-286年) 提出的濠梁之辯「子非魚安知魚之樂」,到西方哲學家笛卡爾 (René Descartes, 1596-1650) 提出「我思故我在」這些哲學論述,就知道理解大腦是大多數人都感興趣的方向。所以古代的哲學家們,即便沒有適合的工具及方法,也不停地透過各種論述來探索大腦。

  • 解碼大腦—理論物理學家能做些什麼?

    「大腦」被視為是人類知識最後的未知疆域,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於2013年公告開始推動「BRAIN Initiative」的大型計畫時說到:「我們可以瞭解距離我們數萬光年以外的銀河,也能研究比奈米還小的粒子,但是我們卻對在我們的兩個耳朵,三磅重的大腦所知甚少。」在人類基因組已經完成定序,個人化醫療、精準醫療也因此有了飛躍性的進展,甚至連長久以來人類健康的大敵癌症,也因為生醫技術的進步,不斷有新的藥物以及治療方法被開發出來。然而大腦相關的疾病例如帕金森氏症、阿茲海默症等神經退化性疾病、以及自閉症、各種精神疾病,我們對其成因所知十分有限,更不用說是預防與治療了。因此可以預見,大腦相關的疾病勢必變成全球生醫研究的主要對象。

  • 烏賊球狀水晶體中的漸進式折射率是怎麼變出來的

    “凝膠化(Gelation)維持了頭足類動物眼睛裡的蛋白質密度的變化梯度,這防止了這些動物的眼睛產生像差。”

  • 用光與熵放牧DNA

    在分析包括DNA在內的單個分子時,科學家需要使用流體的路徑來操控及輸送這些個體。他們使用「熵奈米侷限」技術,可以在流體管路內控制DNA與其他奈米尺寸的樣品的運動。

  • 在DNA分子裡存檔電影

    已有研究團隊可以將一部短的數位電影存檔在活病毒的DNA裡。

  • NMR之父: 拉比 (下) 推動科學國際合作的推手

    阿文開講上回介紹自己的祖師爺伊西多·艾薩克·拉比(Isidor Isaac Rabi) 如何一路奮鬥,從安身於紐約郊區的猶太移民變成諾貝爾獎得主。隨著世局動盪,拉比也從一介學者逐漸晉身於權力核心,成為美國學界的領導人物之一,甚至成為推動科學國際合作的重要推手。這一切都要從二戰談起。

  • 癌細胞想通過血管轉移洞悉「黏」力關鍵

    台灣104年癌症總死亡人數為16萬3574人,平均每3分12秒就有1人因癌症死亡,而癌症轉移是癌症病患死亡的主要原因。血液為癌症轉移機制的路徑之一:腫瘤細胞通過血管壁,透過血液循環散播腫瘤細胞。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陳彥龍副研究員與哈佛大學醫學院合作,研究腫瘤細胞集群穿過血管壁毛細孔的機制,發現腫瘤細胞集群若想通過血管轉移,這些腫瘤細胞們的「黏著力」將影響其轉移成功的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