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 也許你不用打這支預防針 —物理學推導出更有效率的防疫模式

    在中華民國,一個孩子呱呱墜地後的二十四小時內,當他(她)還搞不清楚這世界是光明還是黑暗,就要迎接人生中第一支預防針。接下來的二年內,政府免費提供寶寶們另外17支公費疫苗,覺得不夠的家長們還可以自費幫寶寶再多打個4、5針。天曉得怎麼有那麼多疫苗要施打!疾病管制署在制定疫苗施打的計畫時,有問過物理學家的意見嗎?

  • 1901年諾貝爾物理獎:威廉・倫琴

    第一屆諾貝爾物理獎得主是Wilhelm Conrad Röntgen,倫琴。這個名字和一種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的物理現象相連,不過卻沒有被冠上倫琴的名字。倫琴就是X 射線(X-ray)的發現者,即我們日常說的X光。為什麼X射線不稱為倫琴射線呢?原來這與X射線的發現有關。

  • 用光與熵放牧DNA

    在分析包括DNA在內的單個分子時,科學家需要使用流體的路徑來操控及輸送這些個體。他們使用「熵奈米侷限」技術,可以在流體管路內控制DNA與其他奈米尺寸的樣品的運動。

  • 磁場解心痛

    美國物理學會三月大會─由於自從1900年初起許多常見的疾病都已經可以被治癒,人的壽命大增了20到30年。然而更長的壽命時常不經意的給人類產生了一堆新的負擔,特別是對人的心臟。從1930年代起就名列死亡原因金牌的心血管疾病之完全防治仍然遙遙無期。即使現代醫學已經將心臟疾病的致死率由1979年的64%降到2014年的23%─每四個美國死亡人口之中就有一個是心臟病發作造成的,而中風也仍是高居現今死亡原因的第五名!。

  • NMR之父: 拉比 (下) 推動科學國際合作的推手

    阿文開講上回介紹自己的祖師爺伊西多·艾薩克·拉比(Isidor Isaac Rabi) 如何一路奮鬥,從安身於紐約郊區的猶太移民變成諾貝爾獎得主。隨著世局動盪,拉比也從一介學者逐漸晉身於權力核心,成為美國學界的領導人物之一,甚至成為推動科學國際合作的重要推手。這一切都要從二戰談起。

  • 癌細胞想通過血管轉移洞悉「黏」力關鍵

    台灣104年癌症總死亡人數為16萬3574人,平均每3分12秒就有1人因癌症死亡,而癌症轉移是癌症病患死亡的主要原因。血液為癌症轉移機制的路徑之一:腫瘤細胞通過血管壁,透過血液循環散播腫瘤細胞。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陳彥龍副研究員與哈佛大學醫學院合作,研究腫瘤細胞集群穿過血管壁毛細孔的機制,發現腫瘤細胞集群若想通過血管轉移,這些腫瘤細胞們的「黏著力」將影響其轉移成功的機率。

  • NMR之父: 拉比 (上) 一個猶太移民的美國夢

    阿文開講上回提到拉莫爾進動,順便提到了核磁共振(NMR)以及核磁共振成像(MRI),其實發明核磁共振的正是阿文的祖師爺(嚴格地講,是阿文的指導教授的指導教授的指導教授的指導教授啦)。就讓阿文這個不成才的徒孫來介紹這位稱得上傳奇人物的祖師爺,伊西多·艾薩克·拉比(Isidor Isaac Rabi) 給大家認識認識,阿文也順便沾點光!